元宇宙“很忙”警惕元宇宙虚拟资产“通胀”
更新时间:2022-06-10 23:37:09

  元宇宙“很忙”警惕元宇宙虚拟资产“通胀”国内元宇宙走向成熟,还需要一个成长过程。未来要强化对元宇宙公共治理政策的研究,如当房产等虚拟资产波动较大时,需要迎来对于虚拟资产炒作的相关监管。

  最近,元宇宙“很忙”,从游戏到社交,从工业生产再到军事领域,都有它忙碌的身影,“房产”是其中最热闹的领域之一。

  “极其稀缺,预计未来升值空间一望无际。”去年12月20日,在二手交易平台上,一个编号在100以内的环海岛屿的元宇宙虚拟房产标价为100万元。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看到,这一房型的标价不少都处于高位,其中不乏88.88万元、10万元、9.99万元……均有价无市。

  更令人惊讶的是,元宇宙中虚拟房产价格高企的背后已经有一条完整的虚拟房产交易链条。包括地产评估师评估房产的价格,房产服务商回收或代售房产,专人发布每日房价大盘趋势,甚至还有房屋广告商开始招租……

  在国外的元宇宙应用中,有人豪掷千万元购买一块地皮。在元宇宙应用刚起步的国内,一款元宇宙概念产品的“入场券”也曾被炒到上万元。

  作为一款被认为是元宇宙虚拟社交产品代表的虹宇宙,其第一次内测的动员码曾被炒到上万元。在其近期开启的第二波内测中,动员码已低至3元,也不乏有人选择免费分享。

  当前,一“码”难求的现象仍然存在。在不少虹宇宙的交流群里,求“码”的玩家并不鲜见。

  除了动员码,玩家拿到“入场券”的另一方式则是通过心理测试获得登陆码。记者测试后发现,当测试结果为“社牛NB版”可以获得内测资格,当结果为“社恐型”,则无法获得。

  获得房产后,玩家可以根据个人喜好决定房间的装修。其中,电视可以播放个人上传的视频,这让UGC(用户生产内容)成为可能。玩家可以去其他人的房子串门,甚至是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有人则嗅到了商机。“环海岛屿接室内电视广告,888元/月。”作为目前最为稀有的房型环海岛屿发行总量仅420套,占比0.12%,价格也因此被炒得最高,在房产交易关闭的情况下,来房屋参观的人流量可观,有人便开始了广告招租。其中一位玩家表示:“现在有很多SS级房产不能交易,放在手机没有产生实时价值,电视广告可以。”

  这让玩家在虚拟世界体验了另一种生活。去年12月18日,第74届科幻雨果奖得主、清华大学天体物理硕士、经济学博士郝景芳表示,2022年是元宇宙爆发的原点。可以想象,在未来的元宇宙中,人们真的能够如同斯皮尔伯格导演的电影《头号玩家》中一样,重新设定个人的角色,在虚拟世界里开启“第二世界”。

  不少“炒房客”及“房产中介”大量收购虚拟房产,甚至通过发布所谓的“大盘”实时价格走势,来渲染稀有虚拟房产价格涨幅快的氛围。

  去年12月16日,在一个人数超800人的虹宇宙交流群里,流传着多份房型参考价格表,其中一个表中标注的环海岛屿价格为5万至6万元,在3小时内上涨了两万元,与前一天的“收盘价”相比,同比上涨4.21万元。

  这也刺激了不少玩家。有玩家表示,现在是虚拟房产“进场”的好时机,一旦进场晚了,就可能错过这一波风口。不仅要“进得去”,还要“拿得稳”,有玩家表示,“拿住了值钱,拿不住一文不值”。

  与此同时,也有人着急处理手上的虚拟房产,担心下一波内测开启之后,平台上的房子数量增加,价格出现“大跳水”。

  去年12月19日,在最新发布的一份房型参考价格表中,环海岛屿的收购价稳定在了4.5万至6万元,半海景别墅上涨100元,大多数房型出现不同程度下跌,例如,玻璃花房下跌200元。然而,不同的价格表价格差异巨大。在当日的另一份价格表中,环海岛屿价格为4800-5200元,价格约为上一份的十分之一。

  仅3天,一款房型的价格的跌幅就达93%。去年12月15日,一名“炒房客”张伟(化名)在群里表示,花园洋房的收购价为150-300元。18日,张伟则表示,“今天没人买了,现在都是按原价20元收。”

  “你只是没挣到钱,你想想我们,囤了一堆废纸。”面对价格跳水,张伟表示,平台很多普通卖家大多是通过做任务或抽奖白得的,但自己收房花了近两万元。“放着吧,没办法,愿赌服输。”

  在张伟看来,这是个击鼓传花的游戏,谁接了最后一棒谁死,因为这个房子是可复制的。他表示,之所以会囤这么多虚拟房产,“是觉得自己不会是最后一棒”。

  此外,也有一些“炒房客”因为账号被封损失巨大。有玩家表示,之前收了两个半海别墅和1个环海岛屿,平台突然将3个号都封禁了,他找平台申诉无果,亏损达4位数。

  为防止炒作,去年12月10日,虹宇宙官方微博就发布消息,关闭了数字藏品交易,只能在好友间赠予。

  然而,“炒房”之风仍然盛行。短期内,虚拟房产的价格被“炒”了起来,长期靠什么支撑呢?国泰君安资深分析师张新貌在其发布的视频中说,一套虚拟房产可以进行无数次交易,交易周期可以快到以秒计算,具备投机属性。

  对于这一问题,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沈阳表示,虚拟房产的使用价值明显较低,更多的是一种精神满足价值。

  同时,沈阳指出,虚拟房产的价格主要取决于三大因素:一是元宇宙应用本身的流量;二是玩家的消费意愿,如果出现意外,房价可能在一夜之间归零,蕴含着极高的风险;三是当前国内元宇宙应用的设计大都由某个平台掌控,不具备统一的规则,也不具备“开放世界”的属性,这也意味着房价在一定程度上由平台主导。

  “当平台具有极强掌控力时,最终很容易引发虚拟资产的通货膨胀。”沈阳解释,平台可能成为导致虚拟资产通货膨胀的最大因素,就像玩游戏,一开始某一样装备很难获得,当玩家对游戏产生巨大疲惫感时,一种常见操作便是释放大量的同款装备。在元宇宙平台,如果没有相关的“智能合约”等,平台有这样操作的可能性。

  随着元宇宙概念走红,其热度也传导到了资本市场,近段时间,多个元宇宙概念股明显上涨,甚至一度出现涨停。

  沈阳指出,当前,股市对元宇宙的追捧是看到了元宇宙的进展,元宇宙不只在游戏和社交领域发展快速,而且一个新趋势是元宇宙在赋能产业、提升生产力方面的作用正在脱虚向实。一些拥有关键技术及从事元宇宙相关产品研发公司的股价和估值增长是合理的。但对于既没有核心技术,也没有元宇宙相关产品研发历史的企业来说,未来很难取得成功。沈阳说:“明年股市预计将有一批伪元宇宙公司的泡沫消减。”

  当前,元宇宙处于一种“亚健康”的状态。此前,由沈阳团队撰写的《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指出,初期发展阶段的元宇宙产业面临十大风险,其中包括资本操纵、舆论泡沫、伦理制约、垄断张力、产业内卷、算力压力、经济风险、沉迷风险、隐私风险和知识产权。

  沈阳表示,要治疗这些“亚健康”的问题,极其重要的一点便是要快速地推动关键技术取得进展。同时,业界还需持续发力,推动爆款应用的诞生,这将会推动元宇宙走入大众视野。

  元宇宙产业还要加强去泡沫化,即更加清晰地分辨和筛选出伪元宇宙。此外,未来还要强化对元宇宙公共治理政策的研究。例如,当房产等虚拟资产波动较大时,需要迎来对于虚拟资产炒作的相关监管。在他看来,国内元宇宙走向成熟,还需要一个成长的过程。

  “在虚拟世界炒作虚拟物品是需要警惕高风险的。”沈阳提醒,对于想进入的股民及想涉及元宇宙房产的玩家,一定要仔细甄别,加强研究,尽可能多去体验,防止被“割韭菜”。“凡是需要支付资金的东西,一定要斟酌再三。”(记者 赵丽梅)

Copyright © 2021-2022 dafa888 版权所有